<code id='9088B3B905'></code><style id='9088B3B905'></style>
    • <acronym id='9088B3B905'></acronym>
      <center id='9088B3B905'><center id='9088B3B905'><tfoot id='9088B3B905'></tfoot></center><abbr id='9088B3B905'><dir id='9088B3B905'><tfoot id='9088B3B905'></tfoot><noframes id='9088B3B905'>

    • <optgroup id='9088B3B905'><strike id='9088B3B905'><sup id='9088B3B905'></sup></strike><code id='9088B3B905'></code></optgroup>
        1. <b id='9088B3B905'><label id='9088B3B905'><select id='9088B3B905'><dt id='9088B3B905'><span id='9088B3B905'></span></dt></select></label></b><u id='9088B3B905'></u>
          <i id='9088B3B905'><strike id='9088B3B905'><tt id='9088B3B905'><pre id='9088B3B905'></pre></tt></strike></i>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第一时间更新《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最新章节。

            明月居共四层,在四层有也仅有四间上房,是专门为位倾权重或挥金如土的恩客准备的。

          现在她一定是醒了。我把鸡巴就这样插进去干她,心理觉得很兴奋,她的小穴又湿又滑又暖又窄。

          我还用嘴去吮啮她的乳头,妹妹用牙咬着下唇,发出“唔唔”声,很是兴奋,脸上都现出淫荡的表情。

          我就一边干好一边咬她的乳头。

          妹妹忍不住叫了起来∶“唔……噢……亲哥哥……啊……大……力点……啊……哎哟……!”我就狂插她三、四十下,精液全灌在她的小洞里。

          之後妹妹也没作声。

          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我平时都有去召妓,但干那些妓女没有干你这麽兴奋。

          哇,如果我把妈妈的淫穴也干了,我就更兴奋了。从那以后,陈伟每次来北京出差,都会约上武艳,吃饭,逛街,然后开个房间两个人乱操一气。

          我问:你和他操,一般都在哪开房?武艳说一般在世纪金源。

          我问老婆她是不是特别喜欢男人给她口交?她点头说是。

          说自己的阴蒂太敏感,一旦被舔上,让她操谁都行。

          听到这里,我料到,别看武艳外表娇小玲珑,一付清纯,她淫乱的故事,可能还远远不止这些。

          于是我更加兴奋的用鸡巴撞击她的屄,操得她大叫,要死要活。

          我抓住武艳晃悠着的乳房搓揉着,问她跟这个陈伟操过多少次?她想了想说,两个人认识有两年了,操了能有二十多次吧。

          我又问她陈伟不戴套光屄操的次数是多少?她说几乎每次都不戴套,听得我兴奋异常,挺起个大鸡巴操得她的屄啪啪直响。

          我又问她,这个陈伟有没有在武艳的屄里直接射过?武艳说陈伟在她的屄里射过两次,害她吃了两次事后避孕药。

          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想象着别的嫖客男人的精液射进老婆的小骚屄又从屄口流淌的淫乱情况,我觉得再也不能经受这样的刺激,不由大叫一声,一股浓浓的精液从我的鸡巴里冲出,直接注入老婆武艳淫荡的屄里。

          老婆武艳也在讲述自己卖淫故事的兴奋中爽快地大叫,达到了高潮。3)武艳和深圳嫖客卖淫操屄的故事那天和老婆武艳谈到她和很熟悉的上海嫖客陈伟经常操她屄的故事后,陈伟就成了我和武艳生活中的话题。

          我时不时会用陈伟给她口交她就发骚,不戴套就操的事来取笑,骂她是骚货。

          武艳也不在意,只是用一双大眼睛瞪着我,假装生气。

          我对她的过去的宽容,对她现在生活的关心,已经使她完全信任我,也依赖我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武艳对我是百依百顺的。

          还记得结婚时她发誓对我一定一生跟随,并满足我的任何要求。

          我如果真要操别的女人,她可能会不高兴,却也一定会同意的。

          但我却没有这种想法。

          一是因为我真的把武艳当作我的最爱,在我心头有很重要的位置,我不愿去伤害她;二是因为在武艳每次讲述她和别的男人的淫乱故事的时候与她操屄,极大地刺激了我的性欲,满足了我特别的性趣。

          这种满足,我想是其他女人无法给予我的。

          关注、疼爱和性的美满联系在一起,我自然是怎么也离不开她了。

          过了几天,我们到北京城里办了点事,见了几个朋友。

          我的几个刚开始创业时的朋友聚在一起。

          有的在国外,比如王义,刚从美回来。

          借他回国的机会,其他几个平时都很忙的哥们也就聚上了。

          公司的郑蔚给订了个豪华会所,王义、郑蔚、秦邦,赵玉,还有刘军,加上郑蔚,都来了。

          我带着武艳去了,几个哥们见了武艳又是大惊小怪一番。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其实除了王义,其他人都在我的婚礼上见过武艳了。

          我这次没有叫上最要好的朋友老三,虽然他也是我一起创业的朋友。

          我是怕武艳见了老三这个操过她好几次的嫖客尴尬,更怕老三万一喝多了,把我的老婆武艳以前做过妓女,曾经靠卖屄生活的事给抖搂出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More+

          舅舅和侄女的电影

          梦回清秋锁君心 周年糕 电影

          全能皇妃电影

          猎场电影

          爱上老公的叔叔电影

          电影福利

          本页面更新于2021-12-05 1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