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7A314B05EC'></code><style id='7A314B05EC'></style>
    • <acronym id='7A314B05EC'></acronym>
      <center id='7A314B05EC'><center id='7A314B05EC'><tfoot id='7A314B05EC'></tfoot></center><abbr id='7A314B05EC'><dir id='7A314B05EC'><tfoot id='7A314B05EC'></tfoot><noframes id='7A314B05EC'>

    • <optgroup id='7A314B05EC'><strike id='7A314B05EC'><sup id='7A314B05EC'></sup></strike><code id='7A314B05EC'></code></optgroup>
        1. <b id='7A314B05EC'><label id='7A314B05EC'><select id='7A314B05EC'><dt id='7A314B05EC'><span id='7A314B05EC'></span></dt></select></label></b><u id='7A314B05EC'></u>
          <i id='7A314B05EC'><strike id='7A314B05EC'><tt id='7A314B05EC'><pre id='7A314B05EC'></pre></tt></strike></i>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第一时间更新《天浴 李小璐》最新章节。

              我这才知道原来妈妈是醒着的,刚才那一下也是她有意帮我的。

          妈妈早就湿了,摸了我一手,妈妈的屄又长又大,软乎乎的,滑滑的,很容易就在底部把手指伸了进去,里边更湿了。妈妈的手也在撸我的鸡巴,一下一下的很受用,撸硬了之后妈妈就坐起来,爬到我身上,小声兴奋地说今天妈要肏你,拿屄肏你的大鸡巴,一直肏到你射精。

          妈说“肏”这个字的时候说的很重,很兴奋。

          妈妈骑在我的身上,用手握着我的鸡巴对准自己的阴道口,用大龟头来回地磨,直到把我的龟头上粘满了她阴道里淌出来的水,才把屁股往下一落,一下就把我的鸡巴整个吞了下去。

          妈双手拄着床,一只手撩了下她垂下来的头发,又是用小声兴奋地说:插进去了!妈要开始肏你了!之后就开始很剧烈地来回挺动屁股,好象真是妈妈在肏我一样。

          我兴奋得要死,也配合妈妈的动作。

          天浴 李小璐妈妈的动作越来越激烈,肉和肉的撞击声还有淫水的胶合声混杂在一起更加的刺激着我们。

          就这样的姿势,妈妈在上边竟然搞了大约有二十分钟,这是以前所未有的,在这样的“良好”环境里,可能是刺激了妈妈的性欲望,更多的成熟女性的性欲望如同火山一样喷发出来,动作越发的剧烈,一下一下深深地插到根部的抽插几乎让我窒息,我能看到妈妈的一对大乳房上下抖动,如同翻涌的海浪。“怕谁?”听着她再次问话一出,我只好低起了头,小声着回了一句。

          “怕方冰!”“啊!你叫我姐是怎么叫的啊?好象是方雨姐来着吧!可换了我,怎么就......不用我提醒,知道该怎么称呼我了吗?”到了这个时候,该丢的脸已是全部给丢去了,还有什么尊严要保持啊!“怕方冰姐!”“哎!这就乖了嘛!我的大块头弟弟!”啊!!!一个堂堂大男人,就这样被一个小女子欺负,话不敢顶撞一下人家,还这样被她牵着鼻子走,这世道、这女人、我这是什么命啊!“傻弟弟!叫了声姐姐,你就这幅愁眉苦脸的,还亏了你啊?”明明比我小嘛!还一定要死撑做我姐,我当然是不情愿的,还在这样的情况下,旁边还多着两位美女同事,被她逼着叫得,要我怎么吞下这口气,可这口气又是我现在不得不忍下的,毕竟这疯丫头嘴一开,什么没有的事都会被她说成有的了,为了能让她少些胡言乱语。

          我只好忍着心中的气,把一副愁容换成了一张笑脸。

          “呵呵!那有像你一样笑得那么痛苦的啊?”疯丫头还笑得出来问这样的问题,那还不是被你给逼得吗!“好了!都别再闹了,该进厂了!”哎!还是方雨姐的一句话管用,方冰这疯丫头听后,就先是开心着奔跳在了前面,疯丫头能开心着行进了,大家也就跟在了她身后,进了厂。

          进了厂后,老样子先是打开自己的工具箱,取出一把尖刀,一个内六角扳手,还有就是几只织布用得针,这样就可以进入车间,等着上一班的人员下岗位后,自己就可以直接接上去了。

          依样的工作,依样着看着前一个班组的人员下了岗位,但明显着可以看出,她们与以往的不同点来,因为从她们谈论的话题中明白了,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

          她们是可以下了班就可以邻到工资了,而我们呢?还要等到今天下班时才可以拿到钱啊!所以自己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就安稳着自己激动的心情,告戒自己,先安稳工作为重,虽说我是可以安稳下了自己的心情,可有人却是不能了。

          “大块头弟弟!这是你第一次领工资吧?”又是疯丫头的问话,但问得却不是什么疯问题,所以自己可是礼貌着马上老实回答道。

          “恩!第一次!”“那打算怎么花呢?”怎么花?倒是没怎么想这个问题啊!但有一点我是很肯定的,就是在我第一个月的工资中拿出三百块钱,先还了陆叔(陆强),然后就买上一些小菜,弄点陆叔喜欢的白酒,到他住的地方,好好陪着陆叔喝一顿。

          天浴 李小璐“先还掉些钱,再买点菜和酒,其它的就先存着。

          ”还是老实着回答问题,毕竟我现在对着可是疯丫头,只要她一个不满意,那我会得到的惩罚,可就不是我能想象得到的啊!“只知道吃喝,就没想到些别的?”还能想到些什么啊?心中为着疯丫头的一句话,飞快着运转了起来,就想马上想到她心中所想要我回答的,可结果却是什么也没想到,那只能是老实说了。“没有!”说出了两个字,就知道自己的不乖了,连她特别提醒的话,我都不清楚,那她不就要......哎!只能是硬着头皮等了。

          “就没想到一些关于你方冰姐姐的?”再一次的提醒,从疯丫头口中提了出来,这样两次对我好言提醒,可是两个月和她相处下来的第一次啊!这样的待遇,我要是还想不到的话,我想那我可就会死得很惨吧?一定!那就开始狂想吧!她刚才说什么来着?我的发工资与她的关系?能有什么关系呢?我发了钱,代表我有点钱了,有钱对她来说,有什么好处吗?噢!有!不过这有,就得是基于我破费的基础上了啊!我破费,最好是破费在什么地方上,才能让她最开心呢?简单!她喜欢什么,我就破费在什么地方嘛!那就破费在瓜子与话梅上了,回想平日里,总见这疯丫头瓜子与话梅不离嘴的,让我可是马上想到了自己应该破费的地方了。

          “当然!给方冰姐姐买点瓜子与话梅是一定少不了的!”说出此话后,我可是如释重负啊!“乖!乖!乖!有这片心,姐姐我就知足了!”要这疯丫头在吃瓜子与话梅上知足,打死我也不相信,我听了她这明显着的谎言后,马上机警着补上一句。

          “不!不!不!我这可是一定要买给你的啊!毕竟方冰姐姐平日里对我照顾有加啊!”说完这句话后,自己再心中暗骂了自己一边——吴兵啊!吴兵,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贱了啊?形势所逼,贱一回就贱一回吧!“既然你说了一定要的话,哎!做姐姐的我也就不客气了,给我随便弄几包阿明瓜子与康辉话梅就够了!”狐狸尾巴总算到了此时就露了出来,什么阿明、什么康辉、什么几包、那可就是我好几天的口粮钱啊!但为了我以后,少些心烦,我也只好再自伤了自己一回。

          “孝敬姐姐是我应该做的嘛!”“呵呵!呵呵!小嘴真甜!”看着这疯丫头满意着笑着上工了,我也就跟着大家先做起了准备工作。

          先是看着布面的质量是否过关,见其还算可以,自己又是检查起了备料的情况,是否充足?见到几排纱布中,还没有备料的,只好叫了巡视在路中的搬运工一声,叫他们搬几包纱布过来,等着他们搬了过来后,刚想拆包来着,方雨姐就过来了,帮着我一快拆起了包,挂起了纱布,而后又钻进了挂纱架后,接起了纱布的尾头。

          见到自己的活,被她干了七、八成,自己想赶上她干活的速度也不行,毕竟人家小手太灵巧,本两人都在同一纱架后接着纱尾巴来着,明明着看着她离我距离还远,可等我没接几个尾头的纱布,蹲着挪动屁股的身体就一个轻轻的接触。

          “恩!!!”转过眼一看,原来是方雨姐就在身旁了,她也是不注意着就和我的屁股轻轻撞了一下,所以也是刚刚想明白了什么回事的她,小脸微微红了一下,就站起了身,视线看着我这个挡在身前的大块头弟弟,小声了一句。

          “看什么啊?让我出去啊!”怪自己猪头,见到方雨姐小脸一红,自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就死看着人家,结果却被她......该不会让她把我给想坏了吧?第三节 姐夫应该是这样的,毕竟一个自认是她干弟弟的我,死盯看着她不放,让她这样看着,心理没想法才怪。

          “我.我.我.....”想着心中该解释的话语,就是组织不起来,所以感觉着自己脸的逐渐红烫起来,心跳也加快了不少,这样的情况被方雨姐看在眼里,也就马上着传染了给她,本有些微红的小脸,渐渐的就红烫了起来。

          本还盯看着我的面容也就低垂了下去。

          一个美女对着我娇羞低头,而这个美女又是我极为欣赏的,心中与梦中,还时常想着把她变为我的女友与新娘的。

          今天、而且就在这个时候,她对我害羞了,一个少女对着一位少男害羞,这其中能代表什么呢?一个只有十八岁年纪的我,多多少少还是明白了一些什么。

          方雨姐可能对我有意思?真的有吗?自己要是换在了刚出门打工那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定是信心满满着认为,这个女孩子喜欢我了,可到了现在,人生的挫折、生活的艰难,让我小心了、让我更为软弱了,就不能确定这眼前的事了。

          还是不要相信这眼前的猜想了吧,为什么要求自己不相信呢?因为自己知道不管相信与不相信这件事,自己会选择的结果就只有一条,就是与方雨姐保持一些距离,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有做她男友的资格,在我心目中,做为方雨姐的男友,必定的一条,那就是要让她衣食无忧,让她做一个最幸福的小娇妻,而这些却不是我能给她的,所以我对于她,有可能对我有意思,这样的猜想,就只能这样认为与解决了。

          可......心理还是有一个怪怪的念头,既然我已经把结果只放成了一条路,那就是说,不管事实如何,我都会走那条路了,既然这样,那我不如看看这事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方雨姐!”一声呼唤,把她唤着抬起了头,什么是面如红潮,什么是不胜娇美,都在我眼前摆成了一个答案。

          “什么?”就开口说了两个字后,方雨姐见到我正在盯看她,所以小脸马上一个低下,又在躲避我了。天浴 李小璐“没什么!只是想问问你今晚有空吗?”一个诱惑与充满想象的问题说给了她。

          听到这样一个问题后,方雨姐本又想抬起的面容,就又低下了,胸口的起伏也逐渐着大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

          “有.有什么事吗?”小声而无力的问话,头却低得更下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More+

          百姓阁 另类

          妓院里的中国姑娘

          别想打扰我学生免费观看

          奇幻森林电影免费观看

          99只有精品

          本页面更新于2021-11-29 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