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7280E0FE8'></code><style id='F7280E0FE8'></style>
    • <acronym id='F7280E0FE8'></acronym>
      <center id='F7280E0FE8'><center id='F7280E0FE8'><tfoot id='F7280E0FE8'></tfoot></center><abbr id='F7280E0FE8'><dir id='F7280E0FE8'><tfoot id='F7280E0FE8'></tfoot><noframes id='F7280E0FE8'>

    • <optgroup id='F7280E0FE8'><strike id='F7280E0FE8'><sup id='F7280E0FE8'></sup></strike><code id='F7280E0FE8'></code></optgroup>
        1. <b id='F7280E0FE8'><label id='F7280E0FE8'><select id='F7280E0FE8'><dt id='F7280E0FE8'><span id='F7280E0FE8'></span></dt></select></label></b><u id='F7280E0FE8'></u>
          <i id='F7280E0FE8'><strike id='F7280E0FE8'><tt id='F7280E0FE8'><pre id='F7280E0FE8'></pre></tt></strike></i>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第一时间更新《我我色》最新章节。

          车内一片哗然!我还没解气,继续踹着他:“妈的!你不想活了!敢动我女朋友?!老子废了你!”他惨叫不绝,大声喊道:“杀人了,冤枉啊!”顿时一片混乱。

          我又说:“妹妹,给你的电话给我一个,我回去查一下还有什么资料然后不明白的再给你打电话成么?”这小姑娘到还很和善,找了张纸就在上面写了一个手机号码。我接过来一看:乐呵呵地说我们是家们儿呢。

          又一次回到宾馆,很无聊呢,怎么办?同学也到峨嵋去了,只好冲凉,然后看电视。

          快天黑的时候我拔通了同学的电话:老同学,到了没有?同学:“到了好会了,你还没有到过峨嵋吧?离成都不远。

          ”我说:“那里怎么样,好玩吗?我真没有来过呢。

          ”同学说:“现在公司出事了哪有心思去玩呀,不过外地没有到过的都说这还挺不错呢,要么你下次过来的时候来走走?”我说:“不用了,这次事情办得不顺利呢,还得等传资料过来。

          我我色我想:马上得去峨嵋会会同学,不然说不准哪天就急匆匆离开成都这人间天堂了。

          中午我就到了峨嵋,和同学说的一样真不算太远,几小时的路,外面在下小雨,有风,挺冷的,但我的心里去热辣辣地。第二天老婆见了我,大加称赞小师妹,说她善解人意,温柔可爱,还千方百计想为她介绍男朋友。

          我问老婆她怎么好,老婆说小师妹让她使用小师妹的盆儿洗,要知道女孩子最忌讳别人用自己的东西。

          两个人一直说到了半夜,第二天早晨小师妹还早早起来打好早点给她。

          从此以后,老婆再来只是在小师妹那里住宿,不再去别处了。

          我也和小师妹渐渐熟悉起来,有两次聚会的时候还叫上她。

          所谓聚会,就是男男女女凑在一起,自己买菜自己做,买点酒吃喝完毕,打打牌而已。

          可是小师妹不会喝酒,不会唱歌,不会讲俏皮话,也不会打牌,每到这个时候,她总是落寞地呆在角落里,只有老婆在时她才不显得孤单,我自己都替她难过。

          她倒是喜欢这样的场面,只不过我怕扫了大家的兴,所以很少找她。

          我们班有个同学看上了她,央求我去和她说,因为老婆和我的那个同学不熟悉,只有我亲自来说。

          我我色当我刚说完,小师妹就断然拒绝了,这很出我的以外,因为她一向是优柔寡断的。

          我说了一大堆那个人的好处,小师妹一声不吭,最后我问她:“你到底要个什么样子的?”她吭哧了半天才说:“至少应当象师兄这样的。”从此我绝口不提此事,也从来没有和老婆谈起。

          小师妹毕业后留了校,对于她来说也是适得其所。

          师妹经常在我上班时到我们家,和老婆一聊就是半天,快到我下班时再回宿舍,所以毕业后我基本没怎么见到她。

          有时上午来的,中午就把头天的剩菜两个人吃得干干净净,连声夸赞我的手艺好,老婆有福气。

          中午在我家再睡一觉,一睡睡到4 、5 点钟。

          有一次,我去拜访客户,因为离家不远,就直接回家了。

          那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尿憋的,裤裆鼓鼓地,特别想做爱。

          回家开了门,直奔厕所。

          因为是两口之家,所以撒尿从来不关门。

          因为阴茎直挺挺地,所以我只能哈着腰往马桶里尿。

          正尿着,我听见踢哩趿拉的声音,我以为是老婆睡醒了,就没看。

          等她快到门口了,我说:“等会儿,马上就完,你看它硬成这样。

          ”可那个人影很快就走了,我觉得很奇怪。

          尿完了,我回到卧室,看见老婆侧身而卧,我还以为她装睡,脱了裤子和上衣,上去一手就伸进了睡衣,抓住了乳房。

          老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啊!几点了?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小师妹走了?”我这才知道,刚才那人一定是小师妹。

          因为我起床早,所以从来不叠被子,老婆也基本不叠,只是摊开在床上,所以根本看不出有人睡过。

          小师妹一定什么都看到了,因为我们家的厕所外面是一条近两米长的通道,小师妹一定迷迷糊糊地走到了门口,听到我说话,看到了我滑稽的样子,也看到了那勃起的阴茎。我我色我重新穿上衣服,到了另一间屋子,小师妹果真在那里。

          她见了我,红着脸地下了头,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做了个“请”的手势,她低着头,快步冲出了屋子,去厕所了。

          去完厕所,她不顾我们的拼命挽留,坚持走了,后来她还是照常来我们家,但从此再也没见过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More+

          百度影音在线

          鬼父在线视频观看

          斗转星移

          有爱才有性

          叶子楣的3极电影片

          依依成网人网站

          本页面更新于2021-11-29 21:11